微信的交互性算法分析(微信分发拥抱算法)_60级抖音号购买

新媒体兔抖音号出售:算法分发不再是一个陌生的词。各大APP都有自己的算法,通过这些算法,了解用户,推荐内容,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如今,微信也开始拥抱算法分发,内容分发的逻辑也发生了变化。这是为什么?作者为我们分析了原因,总结了张小龙的产品哲学。

如果你问微信这一两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我的回答一定是——微信终于开始拥抱算法分发了!

从执着于“社交分发”到拥抱“算法分发”,这是一个惊人的变化,是微信在路线上的一次重要迭代和进化,这种变化背后的逻辑非常值得每一个互联网人深思!

一、改变了的微信内容分发逻辑

显然,张小龙一开始并不喜欢算法。

准确地说,在微信故事的开头,张小龙非常嫉妒算法参与内容分发,这可以体现在很多方面:

朋友圈的排名永远只是时间顺序;

微信官方账号排序永远只有时间顺序;

微信里从来没有过什么算法干预模块,比如推荐,猜你喜欢什么,人气;

微信对微信官方账号阅读体验的提升,只是从微信官方账号列表变成了内容列表;

你在微信上看到的所有内容,都是你个人主动的结果。

然而时至今日,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算法分发开始多维度渗透到微信内容生态的方方面面。

看一看:看一看基于算法推荐的“选择”的介绍;

视频号:“Hot”,算法计算的标签,出现在视频号中;

微信官方账号排序:目前微信官方账号的文章不再单纯按照时间顺序排序,而是通过算法进行优化;

微信官方账号推荐:在微信官方账号的信息流中,我开始通过算法推荐你可能喜欢的微信官方账号;

微信官方账号的文章推荐:在微信官方账号的文章结尾,开始通过算法推荐与这个话题相关的文章;

搜索:目前微信搜索的结果极其丰富,微信的搜索算法也日趋成熟。

微信官方账号信息流推荐账号。

必须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和惊人的变化。魏熙想通过这篇文章尝试解释这种变化是如何发生的,重点回答两个问题。

微信早期,张小龙为何如此痴迷自然社交?

微信是如何从社交分发变成算法分发的?

二、张小龙的产品哲学

我们来看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张小龙如此执着于自然的社会分配?

毫无疑问,微信被张小龙深深烙上了烙印,他的产品哲学被深深注入了微信的产品逻辑。那么为什么微信诞生的时候,张小龙长期只提倡纯社交分发,而不碰算法分发呢?

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我的答案是——,这与张小龙信奉的“用简单的规则构建生态”的理念密切相关。

为什么这么说?

让我们看看几个事实:

首先,张小龙曾经高度评价过凯文凯利写的《失控》这本书。他曾在演讲中说:

“我向很多人推荐凯文凯利的《失控》。这本书很长,大多数人没有耐心看完。不过,如果有大学生来面试,说他已经看完这本书了,我肯定会录用他。”

那么这本书说了什么?这本书的全名是《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这本书本质上是关于复杂科学的。

书中一个非常核心的观点是,——是从无机物到生物,从社会到机器,在一个复杂的方向上不断进化,在这个过程中,大多数时候没有领导,没有组织,没有集中布局,这是最自然的状态。

本质上,《失控》并不是说它失控了,更准确地说,——不需要被控制。所以很多人建议把这本书翻译成《无为》可能更合适。

第二:张小龙早期在腾讯做了一个著名的8小时微信产品哲学演讲。在这篇演讲的PPT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反复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产品经理就像上帝一样,构建系统,制定规则,让团队在系统中进化。”

通过建立简单的规则和创建一个自我运行的系统,它可以满足人们的一些心理或经济需求。"

如果把一个产品比作一个生命体,它是有DNA的,只有有DNA的产品才会自动进化。"

“通过对人内心欲望的洞察,建立起虚拟社会的规则,从而产生群体效应,再由群体效应推动规则的变化。”

“微信会升级,但结构会保持简单。”

“一劳永逸地做某事”

“如果解决方案非常复杂,那一定是错误的问题。”

“每次添加选择,都会让用户产生困惑,增加不确定感。”

第三:张小龙有一次吃饭没交代。在这一餐没有账号,其中发送了2359条信息,他也表达了许多类似的想法。

“产品就像一种生物,随着它自然进化。最重要的是制定产品内在基因的“竞争战略”,让竞争战略在进化中自己进化成具体的表现形式。”

“互联网产品应该由用户驱动,而不是由产品经理驱动。产品经理的作用只是找四两个地方,用点力气。”

"天文学家约翰尼斯开普勒曾公开宣称,大自然热爱简单和统一."

“当人们想到复杂性时,就会产生偏见。”

第四:早期张小龙做了邮箱——,作为最传统的通讯工具,对“确定性”有极高的要求。所以即使是QQ邮箱张小龙做的“阅读空间”,本质上也是一个订阅产品,需要用户主动订阅各种渠道。

张小龙很注重给用户确定性,他是一个很在意掌控感的人。他还希望他的用户对他们看到的东西有一种控制感!

第五:张小龙在2019年公开课上更直接的解释了自己为什么如此执着于社会分配。

“我一直认为,通过社交推荐获取信息是最人性化的,因为在现实中,我们实际上接受的是新信息,而不是我们主动去图书馆或网上寻找的信息,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是通过身边人的推荐获取的。”

嗯,回顾张小龙的思想和言论,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一个重要的产品理念,——,“通过设置简单明确的规则来构建自然生态,用户可以在这个分散的生态中自然进化。”

所以微信的分发规则极其简单,——完全靠人自然分发。

任何算法的介入都是对这个简单规则的破坏。

三、世界上并没有完美的方案

那么这种分配方式有什么问题吗?当然,比如微信业务在朋友圈泛滥的问题就是典型的。

为什么微信业务在朋友圈的泛滥与朋友圈的分发机制有关?

微信的默认规则是你的好友发送的所有好友只按照一个简单的规则——显示,也就是说微信默认以下两个前提:

你所有的朋友对你来说都是同等重要的,不管她是你最好的朋友还是微信业务,你都没见过。

无论是生日照还是减肥茶,同一位朋友发的每一件东西对你来说都是同等重要的。

显然,这是不现实的,那么微信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当初微信的逻辑是,人发广告太多就会删除——,为了不被删除,人会自动少发广告,多发有趣的内容,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个逻辑对吗?它看起来很好,但它不起作用。很难达到微妙的平衡。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连微信自己都发现,依靠“删除”这样的重功能根本起不到监管作用,微信做了自我完善,推出了“屏蔽某人朋友圈”的功能。

这时,逻辑变成了——。如果人们发送太多广告,就会被屏蔽。为了不被屏蔽,他会选择自动发送更少的广告和更有趣的内容。

这次完美吗?

答案是——。我不知道。我们只能说效果肯定会比“删”好,但挡一个人真的轻吗?

且不说在操作层面,我需要5次屏蔽一个人,更重要的是,在心理层面,屏蔽一个人意味着我看不到他发的所有东西,很多人在达到某个无法忍受的临界点之前都不会轻易去做。

有没有更完美的解决方案?

有人说可以,系统自动计算这个人有哪些广告和有趣的内容,只给别人看有趣的内容,屏蔽广告!

这个计划怎么样?

看起来很完美,但有一个问题是,如果这个人的广告不会被看到,他为什么要拼命发出有趣的内容?他的闲蛋疼吗?

因此,在产品层面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只有不同的取舍。

我们来比较三种取舍:——条头条完全把内容展示给算法,微信完全把内容展示给用户,脸书在某种意义上把两者结合起来:脸书对内容使用了一种“边缘排名算法”。

这个规则会计算每个内容的重要性,最高重要性排名第一,而重要性e由三个因素决定,具体公式为——E=u*w*d:

u:用户和内容发布者之间的亲密度评分。互动越多,关系得分越高。

w:不同的互动动作有不同的权重,比如评论和喜欢。比如评论的权重会比好评高。

d:发布时间,消息越近越重要。

显然,脸书会根据算法计算出哪个朋友对你更重要,更多的点赞和评论更重要,但这个算法并不完美。比如我暗恋一个女生,我肯定不会对她赞不绝口,也不会对她评头论足,但一定要看到每一个朋友圈。

因此,脸书的这个算法也剥夺了我一种权力。当我能看到什么是由机器而不是我决定的时候,我就失去了确定性,很多人就会恐慌。

微信的哲学是——,不会决定谁对你更重要。张小龙坚信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可以自己屏蔽好友、删除好友、取消关注。微信需要的是确定性。

是的,微信给了内容消费者确定性,同时也自动给了内容生产者确定性。——微信官方账号内的运营者都知道,即使是广告粉丝也绝对会看到自己的内容,这背后是巨大的利益。

巨大的利益意味着巨大的力量,这也是微信成长为中国内容创业最坚实堡垒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每一个计划其实都是一种取舍!

只有张小龙选择了相信碳基人类,而张一鸣选择了相信硅基算法,就像华山派的“剑派”、“气派”一样。

本质上,这只是一种价值选择!

好了,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回答了本文两个问题中的第一个,——。为什么在微信早期,张小龙如此痴迷于简单的社交分发?

答案是,这与张小龙“用简单的规则构建自然进化的生态”的产品哲学密切相关。

四、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接下来我们来讨论本文的第二个问题,——。微信是如何从社交分发变成算法分发的?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微信并没有完全从社交分发变成算法分发。准确地说,微信引入了基于社交分发的算法分发。

社交分发仍然是微信的核心分发方式,算法分发可以视为补充。我们可以从以下事实看出——。

朋友圈还是严格的时间顺序,完全没有算法;

第一个选项卡是“朋友在看”,第二个选项卡是基于算法的“选择”。

默认的视频号还是基于社交分布的“好友”,第二个Tab基于算法的“热门”。

公众平台的排名虽然引入了算法排名,但根据目前的普遍观察,算法的干预强度和幅度都很小;

微信这几年专注于打造小程序,完全通过社交分享分发,没有算法的介入。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张小龙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产品理念,社交分发依然是微信的核心分发方式,算法的引入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对原有产品理念的修正。

那么,这种修正是如何发生的呢?有产品洁癖的张小龙为什么要放弃多年的“坚持”?

魏熙总结了以下四个角度来理解这种变化:

首先:张小龙是一个迭代能力很强的人。

要知道他经历了几个很多人无法想象的巨大变化。—— PC软件的Foxmail到QQ邮箱的转变,是软件思维向互联网思维的切换。从QQ邮箱到微信,这是PC互联网逻辑到移动互联网逻辑的转变;还有从微信

从微信前期到后期,他完成了从产品架构师到生态经理的角色转变。

每一次的圈子逻辑和能力完全不一样,普通人在能够完成一次蜕变的时候就已经和普通人不一样了,而张小龙则经历了三次,每一次都脱胎换骨,令人难忘。

所以,这是一个勇敢的,善于修正自己的人。

从这个意义上说,根据形势和格局的变化来改变产品策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第二:我们来看看冷数据。

这两张图分别是QuestMobile旗下互联网巨头在2018年9月和2020年6月的时间分布:

2018年9月数据。

2020年6月数据。

我们可以看到,腾讯产品花费的时间比例从47.3%下降到39.5%,而头条部门从9.7%上升到15.3%。虽然腾讯还有其他庞大的产品体系,但头条抢微信用户时间的大逻辑无疑是肯定的。

从0开始到微信作为巨无霸的成长,我们几乎没有遇到过像样的竞争对手。但是,头条对时间战场的攻击,确实给了微信很大的压力。从某种意义上说,——代表了算法分发的胜利。

虽然张小龙在很多场合经常强调不关注竞争对手和用户时长,但我们也看到他在2018年腾讯员工大会上公开表示——。

“大部分产品都在欺骗用户,做各种滤镜,喊着口号说“记录美好生活”,但生活并不总是美好的。”

其中,火药味依然很浓。

的确,头条系统的兴起,让一直在一线的微信感受到了用户时间被占用的压力。

第三,微信官方账号的内容生态越来越成熟,同时也开始出现一些弊端。

体现在:

从内容生产来看,主要问题是——的整体阅读开工率在逐渐下降,马太效应导致微信官方账号类严重固化,有质量的中小号难以获得关注,微信官方账号本身的机制不适合分发短内容等。

从内容消费来看,主要问题是——条好内容不易被发现,长期内容单一趋同,各种诱惑下微信官方账号导致关注列表混乱等。

这些问题不仅制约了微信官方账号内容的生产,也制约了微信官方账号内容的消费。面对这些问题,张小龙在2018年的微信公开课上开出了自己的处方,他声称——。

“我们只会提高阅读效率,而不会变成不受控制的信息。”

是的,算法干预其实是提高阅读效率的重要措施。

微信业务单元算法工程师招聘岗位越来越多。

第四,微信在视频方面的压力。

如果说微信官方账号时代的微信内容生态能和今天的头条持平,那么抖音号、Aauto faster等短视频内容的崛起,让微信在视频消费领域落后。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其实是腾讯在这一领域的落后。其实在美国,脸书从来没有做过擅长算法的抖音号。

算法分发在短视频领域再次显示出明显的优势。因此,在微视已经尽力但仍无重大突破的情况下,微信视频号扛起了腾讯短视频反击的大旗。

当然,张小龙在制作短视频方面还是有自己很强的风格。三个标签从左到右分别是“关注”、“朋友”和“热门”。专注于社交分发的“老友记”依然是默认选项,其优先级高于算法分发的“热门”。

其实微信也尝试过——个短视频非常厉害的即时视频。这个被寄予厚望的功能是无效的。我的四个5000好友的微信号经常发现即时视频发送的数量只有个位数,即使上线之初有8个条目。

张小龙曾在2019年的微信公开课上花了半个多小时讲即时视频,旨在减少大家发布压力背后的逻辑,最后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我认为一个好的产品不需要解释。我哈

没错,正是因为以上四个因素,微信才修正了产品路线,在社交分发的基础上拥抱算法分发!

这时,当我们回看其他产品时,会发现社交分发和算法分发的融合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标准趋势——。

微博很早就从时间顺序改为算法排序,同时在“关注”选项卡后增加了并行算法选项卡“推荐”。

近两年字节系和抖音号的头条明显强调基于关注度的社会分布,喊着粉丝崛起的口号;

Aauto本身就是一款特别好的算法分发和注重分发均衡的产品。

虽然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侧重点,但改版和进化是永恒的主题,这也是互联网日益繁荣的最有趣的一面。

大道至简,殊途同归!

#专栏作家#

微信微信官方账号魏熙:魏熙指的是贝(ID:weixizhibi),大家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2018年度作者。兴趣广泛的广告产品经理致力于用简单的语言深入分析与互联网相关的逻辑。

本文最初由@未夕发布,每个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允许禁止复制。

图来自Pexels,基于CC0协议。

奖励作者,鼓励TA努力!感激一个人的回报。



新媒兔新媒体交易平台目前有 抖音号出售抖音号转让抖音号购买快手号购买等新媒体账号服务市场,并在新媒体服务的基础上将会开拓更多的虚拟资产服务业务。新媒兔对用户的需求提供信息匹配、账号估值、数据鉴定、资金担保、合同担保、运营指导等专业的虚拟资产服务配套服务! 还有问题补充欢迎评论与新媒兔小编互动哦~